「彌補大學的荒唐,畢業後數年我決心重返校園」_化學工程與材料工程學系/廖睿煌

化學工程與材料工程學系 廖睿煌

廖睿煌,2001 年畢業於化學工程與材料工程學系,於 2015 年進入化學工程與材料工程學系奈米材料碩士班求學至今。

大學時沒有一個明確的目標,加上本身語文跟數學的能力不足,導致學習上的惡性循環最終延畢。工作多年後,從朋友的身上找到明確努力的目標,目前正朝向目標努力,期許人生的漫漫長路中,能找到心中的成就感與踏實。

彌補虛度的光陰,我在畢業數年後決定重返研究所

廖睿煌自嘲過去生活重心是看漫畫與打電動,因為英文不好,面對大學原文書只能舉雙手投降,難以奠定專業基礎,陷入無法有效學習的惡性循環。大學畢業後,睿煌迷茫地走入職場,即便工作了四、五年仍找不到成就感。眼看大學朋友的轉變,他有了前進的目標,比起安於現況、等到將來再感到後悔,睿煌拿出改變的決心,再次回到學校。現階段身為研究生的他,既能顧好課業,更成為中國文化大學華岡優秀青年的一員。

文化大學的美,不能只有我看見

地處陽明山上的中國文化大學,白天看得見彩虹,日落時能欣賞夕陽,夜晚更可以在情人坡觀賞夜景,甚至在跨年夜當天,學校會開放體育館讓同學們欣賞煙火。睿煌笑說,看著臺北盆地的煙火同時綻放,是畢生難忘的時刻,讀文化的學弟妹絕對不可錯過!而學校附近的水管路、天母古道與擎天岡,都是同學在閒暇時刻親近大自然的好去處,有時甚至能在宿舍窗邊看見野生動物。然而,山上的氣候捉摸不定,睿煌認為「防水防風」的衣物是標準配備,假若遇到颱風天,務必到學校官網確認停課資訊,免得陷入大老遠上山卻沒課可上的窘境。

喜歡化學所以選化工? 物理才是重點!

「高三時聽老師說,化工與化學出路相同⋯⋯。」睿煌進到大學後才發現,面對「工程」時物理才是重點,當自己英文程度不足,又要學習不擅長的物理,他直言讀起來很痛苦。為此,他以膠水的製作與量產為例,希望學弟妹能清楚化學、化材與化工之間的差異。

「化學系」的目標是研發出膠水,重點在於理論研究;「化材系」身負改變膠水性能的任務,例如讓膠水擁有防水、防彈、彈性等功能,致力於分析各類材料性能;「化工系」的目的是讓膠水產量能供應無虞,找出最有效率的量產之道,三者各司其職。睿煌就讀的「化學工程與材料工程學系」便是讓同學結合兩者,但睿煌也提醒學弟妹,系上在材料方面的課程會更豐富。

介紹文化大學化學工程與材料工程學系

大一必修課程包括材料概論、微積分、普通物理學、普通化學,其中,睿煌認為「微積分」是貫穿四年課程的重點;大二課程則有輸送現象、單元操作、工業數學與質能均衡;大三課程涵蓋熱力學、單元操作、化學反應工程,此時課業繁重,必須付出不少心力,才能逃過「被當」的命運;大四課程則完整統合四年所學,以程序控制與程序設計為例,目標便是讓同學在未來就業時有能力設計製程。

若能重來一次,我會這樣學習

「讀理論真的有用嗎 ?」睿煌看見有朋友因為沒有穩健的基礎,在工作上處處受阻,為此提醒學弟妹,理論縱然枯燥,但若沒有打穩基礎,離開學校後仍有可能需要花不少時間來補救。在課程之外,系上的工廠實習、講座與專題研究,也能幫助同學增強實力,掌握領域最新的發展。睿煌笑說,每當研究面臨瓶頸時,前輩們豐碩的成果,就是支持他前行的動力。

走過完整的大學四年,睿煌認為微積分、物理學與英文是重點,必須透過微積分,將物理學的概念透過具體的數學來說明。如今就讀研究所的他,認為大學所學較廣而淺,難以真正發揮專業,若有心往研究所鑽精,會奠定更厚實的基礎。

誰適合就讀 ? 化材系的未來出路有哪些 ?

在未來出路方面,睿煌將方向區分為「傳統化工產業」與「新興高科技產業」,傳統化工產業與人類的民生用品習習相關,例如膠水、肥皂、水泥、清潔劑等等,適合嚮往未來工作穩定的同學;而新興高科技產業則涵蓋防治工業、生醫材料產業、能源工業,工作壓力相對較大,適合願意挑戰自己的同學就讀。

文化大學化學工程與材料工程學系的選修課

睿煌列舉系上幾門重要的選修課程,建議學弟妹不要錯過!在「化學工業安全與衛生」中,老師帶著同學探討著名的公安事故,讓同學理解其發生原因,以及如何在日常保護自身安全,以高雄氣爆事件為例,便是因為沒有即時思考問題發生的可能性,釀成了不可挽回的悲劇,讓睿煌感嘆地說道「人其實是系統中最不安定的因素」,掌握工業安全的知識,才能在職場上好好保護自己。

在「高分子加工」課程中,會學習如何應用高分子材料,睿煌指出,高分子材料並非都是塑膠製品,以製作不沾鍋材料的「鐵氟龍」為例,即不是塑膠的一種,卻比鋼鐵堅硬、輕便。「半導體製程與技術」則是臺灣在國際市場中的優勢,強大的產業鍊會帶來相當可觀的產值,睿煌特別建議未來有意往此領域發展的學弟妹,絕不可以錯過這門選修課。

畢業後的十年,從當兵、工作到重返校園

睿煌在畢業後,隨即展開一年的海軍陸戰隊生活,在初期時非常痛苦,特別是面對難相處的學長、制式化的規定,都讓他難以遵從。雖然隨著時間慢慢適應,他也在結束一年的軍旅生涯後,便想要盡快展開新生活。

然而進到職場後,光是英文就讓睿煌吃足苦頭,卻也不知道該如何克服,歷經畢業後的無所適從,朋友的轉變成為了他努力的目標。最終停下腳步,回到研究所重新學習,決心擺脫過往的糜爛,在上課前影印老師的課程講義,上課時認真記下所有重點,終於一改過去的渾渾噩噩,學業表現更是名列前茅。

「但研究的過程其實不容易。」因為大學沒有培養好正確的研究基礎,他時常需要花大量的時間釐清研究的方法與目標。在時間的壓力下,只能選擇改變研究方向,將難度調整為更適合自己的光電化學領域。

回過頭看大學很自由,但自由必須背負責任

「在大學可以做很多事,但瞬間很迷惘,因為從來沒有人告訴我可以怎麼走,最後選擇留在原地。」睿煌坦言高中的目標就是考試、唸書、拿好成績,從來沒有思考過唸書以外的人生是什麼模樣,便荒廢大學四年,直到進入職場,看見過往處境相同的朋友,經由職場洗禮搖身一變,成為睿煌迷航時的燈塔,讓他誓言絕不再虛度光陰。

回過頭看大學畢業後的十年,睿煌想告訴高三的自己,大學的自由絕非漫無目的浪費,空間與機會只有一次,別沈迷於漫畫與電動,好好花時間打穩英文的基礎,會讓未來在求學與就業更為順利。同時他也想鼓勵五年後的自己,找到擅長的工作,從中獲得成就感與成長。

文章分享